第二百零二章:反思

小说: 嬉笑者 作者: Rongke 更新时间:2020-10-18 05:15:44 字数:2214 阅读进度:217/218

车子被顶成驾驶座那边的车窗朝下,不少窗户上的遮挡物都掉落下来,好在车窗本身就做了遮蔽处理,再加上张亦弛连忙用东西又重新堵上,所以没有被丧尸发现。

韩彻也很给力,第一时间用手捂住了下意识想要尖叫的赵语。

众人都被摔得七荤八素,全凭一路历练而来的冷静及时做了应对处理。

车子被顶翻没多久,尸潮已经基本过去,只有零零散散行动迟缓的丧尸远远跟在后面。

又过了漫长的二十分钟,周围有好一阵子没有任何丧尸的动静,开着灵瞳的莫测低叫了一声:“嘶…老张,胳膊要被你压断了,赶紧起来吧。”

“附近没丧尸了?”惊魂不定的赵语询问。

“没了。”莫测从张亦弛身下抽出已经快没知觉的手臂,等着张亦弛从另一侧窗户出去。

张亦弛和赵语都在最上面,两人最先从右侧打开车门逃了出去,然后又把莫测、郑江、韩彻拉了出去。

莫测被压得胳膊暂时发麻,郑江身材健壮,但被韩彻、赵语两个成年人压了二十分钟也有些不好受。

几人在车边修整了一下,张亦弛点了支烟:“检查一下车子还能不能开。”

莫测钻进车里尝试发动车子。

不幸中的万幸,SUV虽然被顶翻但依旧坚挺,也并没有漏油。

“车子还能开就行,要是费了大半天劲差点丢了小命,车子还报废了就太得不偿失了。”见车子发动,张亦弛松了口气。

莫测把车子熄火又爬了出来:“老郑,进癫狂状态,咱们把车子摆正。”

“好。”郑江进入癫狂状态,一个人顶三个人,几人合力将车子重新翻正过来。

车子一面车窗碎掉,大面积剐蹭严重,不过对于只要求车子能发动的他们来说,这点损失不足挂齿,重新坐回车子后,莫测开车向着北面开去。

“接下来什么打算。”韩彻揉着扭伤的胳膊问道。

一手担在车窗上的张亦弛没有回头,望着外面道:“先离开这里,计划一下做些什么可以提高获得称号、零件的概率。”

“我觉得要是做什么一定要尽快。”韩彻现在有些疲惫的样子,“时间越久被感染的人越多,尸潮规模也会越大,到时候除非有毁天灭地的能力,不然别想着再进市区搞事情了。”

“嗯。”张亦弛回了一声。

“待会儿到了安全的地方我们可以好好商量一下,再过几天恐怕真的得像老韩说的那样,我们只能躲起来。”莫测边开车边发表意见。

短暂沉默后,深吸一口气的张亦弛充满歉意地道:“刚刚若不是我下令救那对母子,我们不会被尸潮发现,也就不会陷入险境。这次是运气好,我不敢想象如果再有一次会是怎样……身为队长,我没有担负起保证全队安全的责任,我向大家道歉。”

总算脱离了危险,张亦弛也把先前压在心里的歉意说了出来。

不论如何,这次遭遇危险责任都在他身上。队员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张亦弛并不知道,他只清楚自己险些把这群信赖自己的人拖入死亡的深渊。

“老张,没事儿的,我之前说那话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有些着急,不是想追究你的责任。”郑江此刻感到很不好意思,他觉得是因为自己的那番话才导致张亦弛很内疚。

莫测也大大咧咧打着圆场:“这都是小问题,最后我们不又都被你救了嘛!”

“一码归一码,之后面对这种情况我会多加考虑的。以后我们小队的第一准则,先要保证队员的安全,如果无法保证,就不要去谈论帮助别人。”张亦弛真的有在很认真地反思自己。

“我觉得你做得对。”韩彻突然开口。

今天出了这档子事,理论上来说肯定会是韩彻第一个追究张亦弛的问题。

他的这句话让其他人都很惊讶,毕竟韩彻向来是个人利益至上团队利益至上,如果换做他是队长,他一定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有任何的犹豫,势必直接以团队为重。

“说实话,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不会管任何人的。我做队长,我不去帮助任何人,听上去是不是会感觉我更称职,更能保证你们的安全?”韩彻这番话大概是深思熟虑过后才说的,他格外平和,“其实不然,起码我不会跟像我这样的人组队。我需要一个人情味与责任感兼备的队长,这样的人才能让我放心把后背交给他。”

张亦弛扭过头看向韩彻。

韩彻很认真地同他道:“正是你这样,我才会选择加入你的组织。你虽然帮了别人,但起码那时候我们是安全的。你并不是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还要多管闲事,你只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予别人一丝希望。鸣笛声被远处尸潮发现我没有想到,你做那个决定的时候我没有劝阻,真要追责的话,那我也有责任。”

“对,我们都有责任。”郑江跟着道,“老张不用自责,你一直以来想得都比我们周到,而且有危险第一个抗,被丧尸追杀的时候也是你先让我逃,不论怎么说,你都是个合格的队长。我很佩服你,也很信任你,这都是因为你言行举止导致的,而不是你队长这个职位,你没有必要因为身为队长就逼迫自己改变。”

“瞧见没,哥儿几个其实都觉得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自己也自信点,别放在心上。”莫测听罢笑了一声。

“……谢了。”虽然自己刚刚差点让大家都死掉,但大家全然没有在意,反而在安慰他,这让张亦弛很是感动。

不过尽管几人都已经表明完全没有关系,张亦弛仍旧将这次的事件记在了心底。

他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因而哪怕明知道轮回世界之后会被拆解,还是会尽己所能帮助别人。

可是现实不会管你是否充满善意,是否做决定的时候足够安全。

结局的残酷会否定一切。

以后是该能帮就帮,还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生存下去。

他脑子里乱哄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