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8章 凋零的二鹿

小说: 我成了龙妈 作者: 辣酱热干面 更新时间:2020-10-18 05:04:01 字数:3544 阅读进度:933/970

腾石河发源于西境,流向河间,最终汇入三叉戟河中,奔流城就坐落在腾石河和三叉戟河支流——红叉河——汇流的三角洲上。

长夜来临,腾石河面开始凝结冰层,河水枯竭,流速近乎停滞,河面变狭窄。如此,异鬼就有了通过腾石河离开西境,进入河间的途径。

事实上,那里汇聚了超过20万的尸鬼。

结果它们被开局部全图的布兰发现,由丹妮带领西境义勇团赶过去,打了一场不伟大却很激烈的腾石河之战。

不等他们修整,布兰又传来消息,有尸鬼在祸垒周边集聚。

祸垒位于西境最北端,与铁群岛仅隔着一条百公里宽的海峡。异鬼可能攻打还未沦陷的祸垒,也可能沿着海岸线偷入河间,无论哪种可能情况,尸鬼在大规模聚集都是事实,丹妮必须去一趟。

所以,他们打扫完腾石河战场后,没有休息,立即拔营,最终,来到一百公里外的塔贝克厅过夜。

“卡斯特梅的雨”涉及两大家族,一个是塔贝克家族,一个是雷耶斯家族。两家联合起来造兰尼斯特的反,泰温攻陷塔贝克厅,灭了塔贝克全族老小。

雷耶斯家族的卡斯特梅堡类似凯岩城,修建在矿道里,易守难攻,泰温便引河水灌入矿坑,淹死雷耶斯全家数百口。

此时,一百五十辆雪橇巴士把坍塌成废墟的城堡围了个圈,主堡大厅清理干净地面杂物与墙上的蛛网,龙女王的大营帐就支在里面。

帐内,照例的聚餐已经散场。

嗯,每次吃晚饭,义勇团的贵族骑士都会过来与龙女王同桌就餐,并不一定要吃多好,但国王与臣子坐一起吃饭是维斯特洛的传统。

如果丹妮不在这儿,招待诸位骑士老爷的便是提利昂。

这会儿,晚饭刚结束,马人侍女指挥骑士侍从收拾餐盘、打扫卫生,龙女王与侏儒坐在另一边,一起盯着点燃的玻璃蜡烛。

“陛下,快回来吧,王领人民需要您!”蜡烛的另一头,老螃蟹言辞恳切。

“西境人民更需要女王,这里还有百万尸鬼等着女王清理呢!”侏儒笑道。

“唉,王领贵族才是坦格利安的根啊!现在西境捷报频频,动不动就杀敌十万、二十万,与其它地区的艰难形成鲜明对比。

王领贵族纷纷来信,表示愿意组建王领义勇团,会全心全意听从女王的指挥。

他们对日益频繁的异鬼袭扰感到恐惧,期盼女王来镇场子。”老螃蟹无奈道。

“王领还没有城堡沦陷吧?”丹妮问。

不等老螃蟹开口,提利昂就抢先道:“一个都没有,王领距离赫仑堡与龙石岛非常近,支援在两三个小时内就能赶到。

事实上,他们压根用不着支援。

上次鹿角堡被三万尸鬼围攻,布克威尔爵士带领八百族兵坚持了一天一夜,杀敌超过一万,硬是打退了来犯尸鬼,自己却没多大损失。”

“那是特例,布克威尔爵士家正好出了两位主教级的牧师,”大螃蟹摇摇头,带着惊叹的表情道,“攒了一年多的神术位,只那一天,就使用了超过两千个神术,恐怖如斯啊!”

一般来说,有三样东西,维斯特洛每个贵族家都配备整齐:学士与配套的鸦巢,修士与配套的圣堂,神木林。

学士、鸦巢、神木林,几乎家家有,而修士与圣堂很少出现在北境——其实只白港曼德勒一家信仰七神。

鹿角堡也开辟了一间圣堂,圣堂只一位姓布克威尔的老修士带着一位学徒。

他是现任布克威尔伯爵的叔祖。

因为次子没继承权,老叔祖年轻时去君临大圣堂进修。

成为修士后,就回家主持圣堂业务,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

然后布克威尔爵士的弟弟也没继承权,便跟着老叔祖研习七神教义,十多年后也成了见习修士(没在教会总庭登记)。

偏偏两个布克威尔次子都特具“慧根”,非常虔诚,一年多前就转职成了牧师。

他们属于家族传承的修士,没去贝勒大圣堂当大主教——其实很多地区性大主教在成为牧师后,也都没去君临,反而有君临的主教在成为牧师后,被教廷委派到分教区主持事务。

两位布克威尔修士老老实实宅在家里研究《七星圣经》,名声不显。布克威尔伯爵知道他们转职成了牧师,却也没太过重视。

两位虔诚的宅男修士天天在家族圣堂祈祷,并没多少机会用出神术。

偏偏圣母丹妮允许法术位无限积累。

两人憋了一年多,每人累积超过两万个神术位!

两万个啊,堪称人形神术炮台。

可想而知,当异鬼攻城时,他们带给其他人的震撼有多大。

嗯,在七神教会的神术体系下,只要青铜憋得久,干翻黄金不是梦。

那场面,几乎与扫地僧突然跳出来做翻南慕容北乔峰及其老爹,带给少林寺与整个江湖的震撼一样大。

鹿角堡防御战也第一次让世人明白修士在战争中的巨大作用。

圣疗术治病效果不怎么样(只因为牧师没把圣疗术用对地方),可对刀剑创伤,特别是止血,圣疗术堪称bug,而战争中最需要不就是这种治疗吗?

“既然修士这么有用,就让教会往各个城堡派遣修士呗!”提利昂道。

“那些贵族当然这样想,但教会不答应。”老螃蟹摇头道。

丹妮不以为然道:“你想想黎明武士,傻子都不把黎明武士分拆成几百份,分散在各家城堡。

鹿角堡是特殊情况,两个修士一直积攒神术没机会用,两人便相当于上百个牧师组成的团队。

就像黎明武士拆分后,一两个瓦钢武士除了鼓舞士气,没啥太大用处一样。低级牧师一天也就十多个神术位,不具备扭转战局的能力。

只有将牧师聚集在一起,组成大型牧师团,配合精锐的战士之子,才能发挥更强效果。比如,驻守君临,牵制南下异鬼的主力。”

说到这儿,丹妮不由想起已然成为君临之王的二鹿,便问道:“史坦尼斯在干什么,他终于实现多年夙愿,拿下君临,登上铁王座。

即便无力守卫七国,至少该把自己的地盘保护好吧?”

提利昂点头笑道:“差点把史坦尼斯给忘了。红堡虽然被攸伦炸毁,但他现在总算加冕为王,王领是铁王座的直辖封地,守卫王领的责任也该国王承担。”

“说起来我也向他效忠了,作为封君,他该来支援凯岩城才对。”

“史坦尼斯的情况有些复杂......”老螃蟹踟蹰不定。

“怎么复杂?你只说他现在在做什么吧。”提利昂道。

老螃蟹迟疑着道:“半个多月前,他在见到铁王座后,当场吐血晕厥过去。

之后就有流言传出,说他在追击攸伦时中了埋伏,身受重伤,这段时间一直在养伤。

也有说他压根没伤,只是坐在屋里发呆。

还有人说他得了癔症,疯了一般念叨‘希琳’、‘至高至圣的国王职权’、‘我乃七国合法国王’、‘我要对七国进行大审判,审判攸伦与瑟曦’之类的话。

很可怕,据说有疯癫的趋势。

不确定的消息太多,他又一直没露面,所以,我们对他的情况也不太了解。”

丹妮当然知道寻找铁王座的故事,听闻此言,不以为然道:“不就是铁王座掉粪坑里了吗,有什么接受不了的。

它之前也在粪坑里啊!

说句不好听的,攸伦与瑟曦的屁-股还不如孩子的粑粑干净。”

“这话若让史坦尼斯听到,不疯也得疯了。”侏儒咧嘴道。

“也许,史坦尼斯真的在养伤,并没发疯。红堡被炸后,他去追击攸伦,的确遭到射龙弩阵埋伏。

我可以能确定,当时跟过去的戴佛斯被刺穿小腹,若非君临牧师多,他一定活不下来。”老螃蟹道。

“史坦尼斯连死都不怕,还怕受伤?他压根不需要养伤,除非是心伤。”丹妮摇头。

“铁王座搬回去了吗?”提利昂好奇道。

老螃蟹点点头,“烈焰红心骑士用撬棍把铁王座要茅坑里拔出来,然后拉长绳子,由三条翼龙将它提回红堡。”

丹妮脑海中出现一幅铁王座清水出芙蓉的画面,拔出来时,汁水流淌,花花绿绿.......

她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赶紧将这个念头湮灭,实在是太恶心人了。

“那样的椅子,史坦尼斯还吃得下嘴?真是好胃口。”她嫌恶地说。

“坐就是坐,就当坐马桶了,怎么也不用说‘吃’吧?”

提利昂与老螃蟹也一脸恶心坏了的表情。

“坐马桶上朝?”丹妮呵呵笑起来,“这想法不错。”

侏儒仿佛闻到每次朝会时,从铁王座上散发出的那味儿了。

“红堡不是炸出个大坑吗?”他换了个“干净”点的话题。

“外城成了巨坑,内城堡靠近坑洞的塔楼倾颓,梅葛楼与白剑塔比较靠后,保存了下来。”

“城墙缺口修补好了吗?”侏儒又问。

“正在修,戴佛斯正发动君临百姓修整城墙,清理被焚毁的城区。

蕾妮丝丘陵受灾最严重,他打算把百姓迁移到维桑尼亚丘陵。

面粉街与静默修女街夹角间接近君临四分之一面积上的住宅,也即是跳蚤窝那一块,全部推掉。”

“瞎折腾,有这精力,还不如去救援王领诸侯。”提利昂皱眉道。

“不,他也是不得已。跳蚤窝的环境有多复杂你也知道,很多尸鬼都躲在那,压根没法清理干净,最近时常有人见到活死人在阴暗的巷子里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