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欺负我嫂子

小说: 嫂子的房门没关紧 作者: 老汉推小车 更新时间:2015-10-30 01:13:59 字数:1607 阅读进度:5/15

风儿似乎吹的有些急,高粱杆儿也开始轻微的摇摆。

张凤L露在外的舒胸,露在外的**,刘天祥露在外的胸膛,露在外面的宝贝,被风儿吹的有些冷,有些凉。

休息了稍许,张凤又蹲在了刘天祥的脚边,他的那个被风吹凉了的粗大的宝贝,又被她含在了嘴里。

无数次在寂静的夜晚中破碎了渴望,化作无限的柔情,再次开始那吞吐天地般的缠绕,一些寂寞寥落破碎的思绪,簇拥成一朵火红的玫瑰,她要在刘天祥这根,能把女人灵魂击碎的粗壮上,绽放。

拒绝羞臊,羞臊已经叫如花似玉的人儿,空守了一千多个夜晚的寂寞。廉耻,只是那些不懂得珍惜自己的女人才会去玩弄的游戏。要把这宝贝呵护的再次成长,要等它粗壮时,顶进幽深的谷底,叫心里那股子寂寞的滋味,去见他娘的鬼。

刘天祥轻轻的呻莺着,血液在他的体内再次燃烧起来,那根有了些许经验的宝贝,慢慢的,慢慢的,把张凤的嘴,撑开。

刘天祥轻轻的拍了拍张凤的脸,张凤慢慢的吐出那个宝贝,先是用舌尖点了点,然后像似怕丢了一般,用一只手轻轻抓着,慢慢站起来。

刘天祥双手猛的抓起张凤三角形红色内裤紧紧包裹的臀瓣,用力的揉捏着,张凤亲吻了一下刘天祥的厚唇,然后有些失魂的说:“天祥,婶婶筏骚了,婶婶撅腚,叫你干吧,用你的大即把好好爱一次婶婶吧,把婶婶的豁豁顶翻翻了。”

“嗯,婶子,你手按着石头,像母驴一样撅起你的大白屁股,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叫你叫你像母驴那样,嗷嗷直叫。”刘天祥一边说,一边拽扯着张凤的内裤。

话音刚落。

"咔嚓嚓,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惊雷打破天空的宁静,接下来一道炫目的闪电在高粱穗荡起的海洋中,散开。

黑压压的乌云,慢慢从远方压了过来。

“啊呀,天祥,你别脱我内裤了,要下暴雨了。”张凤急忙制止住了刘天祥。

“可是,婶婶,我还没干你的豁豁呢。”刘天祥抓着张凤的屁股说。

“天祥,好饭还怕晚吗,你要是心疼婶婶,去婶婶家里去顶婶婶的豁豁。”

“哎呀,婶子,我嫂子就怕打雷,这雷声这么大,肯定把她吓坏了。”

“嗯,那你赶快回家去顶你嫂子的豁豁吧。”张凤心头涌上一股醋意。

“婶子胡说什么呢,等天晴了,我就过去骑你。”刘天祥亲了一口张凤说。

“天祥,告诉你个秘密,你嫂子还是个姑娘。”

“嗯,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见刘天祥没有听懂自己话的意思,张凤也没有在说什么,二人急忙穿好衣服,拉着手,钻出了这片火红的高粱地。

急匆匆跑回家中的刘天祥见赵小花没有回来,拿起雨具,就要出门去接,这时候院子里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

刘天祥急忙打开门,把赵小花让进了屋里来。

赵小花进了屋里,可把刘天祥心疼坏了,只见她的半边白皙的嫩脸蛋,有处血红的手印,眼睛也哭的红肿,一身沾满了泥土,头发也乱哄哄的。

“我的小嫂子,你咋了?”看到赵小花的这副模样,把刘天祥心疼坏了。

赵小花红着脸,抽噎着说:“你刚才死哪去了,村长,村长那个畜生,在河边欺负我。”

说完,赵小花一屁股坐到炕上委屈地放声大哭。

看着赵小花伤心的样子,刘天祥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记耳光,自己独自快活,忘记了自己保护小嫂子的责任。

这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啊,自己坏了他和张寡妇的好事,他去了河边打起了自己小嫂子的主意,自己的小嫂子是他这个糟老头子该享受的吗,就是连自己都没碰过。

望着赵小花身上的污垢,刘天祥心想,坏了,小嫂子肯定被糟蹋了,这么一想,怒火中烧,脑袋嗡嗡之响,跑到厨房,拿起菜刀。

赵小花知道刘天祥的脾气,急忙冲上去,从他后背紧紧的抱住他,她一边哭着一边说:“天祥,你这要去干嘛啊?”

刘天祥怒道:“我去剁了他的即把。”

赵小花急忙解释道:“他没把我咋样啊。”

“放开我,你都被他骑了,叫我去剁了他。”

“他就是从我背后抱了我一下,我挣脱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