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砚书(番外1)

小说: 快穿之治愈系小仙女 作者: 阿拉比卡豆 更新时间:2020-09-16 13:38:20 字数:2276 阅读进度:63/75

那一天。

戚砚书与各位上仙一同被召集而来商讨一些事情,结束之后,他一个人就静静地离开了。

他原本是一座雪山中的一只雪狼,在机缘巧合下,他修道成仙了。

他在仙界生活了多久,连他自己都不记得。

在那漫长的岁月里,他就一个人日复一日地过着。

他以为此生就要那么寂寞地过下去了,不曾想上天让他遇到她。

回去的途中,他经过一个花园,那时心血来潮便走了进去。

一时兴起,意想不到的是让他遇到了一生的执念。

刚踏进花园,戚砚书离远就看到了荷花池里滑稽的一幕。

一只金色蛋壳带着梵文的龙蛋在拱一朵蓝色的睡莲,这画面不要太美。

正在蛋壳里的夜暮言,心里腹诽道,这朵臭荷花一天到晚就知道睡,都不起来陪他玩,他好气哦。

夜暮言是一只稀有的五爪金龙,他爹出了名护短的,而且他爹就只有他一个儿子。

所以各路神仙见到他都诚惶诚恐的,恨不得躲得远远的,更不要说敢跟他玩了,他们可禁不住这个小祖宗的折腾。

他还出了名的调皮捣蛋,就算没有破壳而出照样是个小恶魔,经常把仙界搞得人仰马翻的。

他血统纯正,哪怕他还是个婴儿,破坏力也是杠杠的。

夜暮言来到荷花池时,这里所有觉醒灵智的生物都巴不得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只有温若曦还一直在睡觉,而且还睡得特别香甜,任凭他天天在她面前怎么打闹,她都不醒过来。

所以,戚砚书进来看到的那一幕,就是每天夜暮言对温若曦必做的叫醒服务,可惜她一点都不鸟他。

温若曦心里嘀咕,这个熊孩子哪里来的,怎么天天打扰她睡觉和修炼,她都懒得理他,好吧。

这可把夜暮言这个小霸王给气死了,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不待见他,不屑跟他玩。对方越不想,他就越喜欢跟她对着干。

温若曦不知道的是,虽然夜暮言还在蛋壳里,但他已经出生万年有余,比她大多了,她才觉醒灵智不久呢。

如果人家想把她给杀了,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戚砚书看着荷花池,便会嘴角不自觉上扬。

至此,温若曦除了感觉到夜暮言这个熊孩子的气息,偶然还会感觉到一个冷冽的气息出现在她附近。

几百年过去了,温若曦的实力突飞猛进,可能因她是睡莲,她修炼的方式其实也很简单就是睡觉。

仙界仿照了人间,这里也会有昼夜之分。

一天夜里,荷花池里的一朵蓝色的睡莲周围泛起了一道白光,转眼间,幻化出了一个亭亭玉立的仙女,这个人无疑就是温若曦。

温若曦欣欣然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戚砚书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大晚上的你不用去睡觉吗”温若曦低下头看了一下自己,疑惑问道。

戚砚书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就转身离开。

温若曦挠了挠头,这个人怎么奇奇怪怪的,她从他身上感受到平常熟悉的清冷气息才愿意跟他说话的,结果人家还不愿搭理她,好吧,是她自作多情了。

特别是她修炼成人好几天了,那只金蛋也没有来过,这些人真是一个比一个奇怪。

“咦,那朵臭荷花怎么不见了”一个10岁长得特别精致的小男孩站在荷花池边自言自语道。

温若曦刚从外面游玩回来,就听到了他的话语,撸起袖子走过去抓住他一边耳朵说。

“哪里来的熊孩子,什么叫臭荷花,人家明明是香喷喷的,好吗?”

“痛,快放开我”小男孩就是夜暮言咬着牙说道。

“放你可以呀,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再说荷花臭了,答应就点点头吧”温若曦嘴角翘起说道。

“好……我答应总行了吧”夜暮言狡黠一笑,乖乖地答道。

温若曦听到他回答之后就松开抓住他耳朵的手了。

夜暮言迅速地跑到一边去,直勾勾地看着她,邪魅一笑道:“哟,你就是那朵臭荷花呀。”

“哟,你就是那只整天打扰我睡觉和修炼的臭蛋呐”温若曦挑了挑眉,挑衅道。

在远处戚砚书看着两个人之间的互动,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立马转身离开了。

那边,温若曦和夜暮言四目相对,在空中“噼噼啪啪”都不知道来回打了几个回合,两个人一直都没有分出胜负。

经过一段时间,温若曦也终于知道了夜暮言妥妥的就是一个混世魔王,真的他连天都敢炸。

自从她幻化成人那一晚见过戚砚书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温若曦觉得她就是一个老妈子的心,现在的熊孩子太难管教了,而且她知道夜暮言从小就没有母亲,他的父亲虽然很爱他,其实也不太懂要怎么跟他相处。

夜暮言这孩子要长大也太难了吧,万年了也还是个小屁孩。

有一次,龙王还偷偷地来找过她,恳求她帮他好好管教一下夜暮言。

夜暮言就只听她的了,自己的孩子连自己的话都不听,龙王也甚感无奈。

温若曦心里嘀咕,他不是听我的,是因为有次两个人打闹的时候被我发现他怕挠痒痒,还是那种特别怕的,哈哈哈,终于被我发现他的弱点了,差点把我高兴坏了。

夜暮言看着她笑得特别欠揍的脸,一张脸比煤炭还要黑。

“哼哼哼,你以后再敢欺负我,我就把你巨怕挠痒痒的事情爆出去”温若曦当时理直气壮地对着他说。

夜暮言听完眼眸幽暗,一张脸早就比炭黑墨水还黑了。

月光下,池中的荷花,绿叶亭亭,清淡美丽。

戚砚书站着荷花池边,低垂着眼眸,遮住了他眼皮子底下的情愫。

“咦,你也在呀”温若曦正打算来看一下她小姐妹们就回去新赐的府邸里呼呼大睡。

“嗯”戚砚书怔了一下,瞄了一眼已站到他身旁的她,抿着唇道。

“那正好也,这个送给你。我早就想送你了,但是我不知道你住哪里,嘿嘿嘿”王欣然从存储戒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递给他。

戚砚书看着她递过来的白色瓶子,久久不语。

“喏,拿着吧”温若曦拉过他的手把瓶子塞到里面去,然后帮他把手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