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章:祝公子万事如意

小说: 恶徒商人 作者: 小径枯寒 更新时间:2020-09-16 14:27:35 字数:3221 阅读进度:48/49

风吹动红布,同时也像是在众人心上抓痒,每个人的心几乎都提在了嗓子眼。衣食住行四行里唯独这食行今年的赔率令人琢磨不透,主要还是那个被天道行者看好的陈铛在里面作怪!

侯金把自己埋在人群里面,低声自语道:“到底这个陈铛是黑马,还是秋虫。”

林重峰大手覆盖在红布上,说:“今年食行的第一名是……”

说话间,红布被应声扯落,朱笔写下工整的字迹——陈铛!

“陈铛,是今年的新晋之秀,以银一两的优势,赢下了食行第一!”

侯金看见那两个红字,心中石头方才落地,手里攥着别人给他的纸条:谢你割爱之恩,给你一个建议,这一次全买陈铛。署名是木迟。

正是有人欢喜有人愁,原本洋洋得意的魏东海在红布掀开那一瞬间,脸色陡然变黑,继而又像是憋紫了。魏东海气急败坏地大喊:“我不信,一定是你们跟天道行者串通一气,销我的第一名,林城主,难道你也是这般畏恐权势的人吗?”

林重峰听到魏东海这么说,他的脸色也开始不好看了。

“胡言乱语,魏东海,你自己去寻账簿来看,若是这大会有一丝一毫不公之处,我这城主让你来当!”

魏东海自然不虚,脖子一伸,胖脸一鼓,叫嚣说:“看就看,我就不信一个连味道都尝不出来的废物能够比得过我醉仙楼里面的大厨!陈铛,把你的账簿拿来比比!”

陈铛畏畏缩缩,全然没有得了第一名的一点气魄。被魏东海混元境的气息压制,哆哆嗦嗦地一句话也讲不出来。

林重峰自然也看出了陈铛的窘迫,向前几步,鼓起身上的气势朝魏东海拍去,虽然林重峰是个老牌混元境修士了,但是浑身的气势笼罩在魏东海身上,却让他仅仅有一点不适,说句不好的话,这气势连他吃的那颗药都比不上!

魏东海心里直呼:天道行者大人武功盖世,一统江湖,指日可待!

“魏东海,你也是一个修炼已久的修士了,怎么好意思对晚辈出手?”

魏东海感觉到压身上的气势略强了一点,连忙逆转功法,生生逼出一口如墨鲜血。魏胖子一张大脸瞬间变成金纸一样,连呼:“城主大人,我不敢了,不看了不看了。你快把你的威压退去吧!”

但是中气十足是没办法掩饰的,林重峰只道奇怪,却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暗叹一声,散去自身气势,一双虎目死死地盯着魏东海。

虽然现在魏东海实力可能比林重峰要强一点,但是毕竟林重峰是军伍出身,还做了十几年的城主,眼中丝丝精光依然看着就让人微微胆寒。

魏东海连忙收回自己的视线,低着头,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我少……中年穷!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到时候,我要让整个青山城都响彻着我魏东海的名字!”

说完这些,魏东海转身就走,不为其他,只是连他自己也觉得这段台词有些尴尬了。

“行者大人什么都厉害,就是这写剧的本事有些差强人意啊!”

……

“所以说,你是来问我借人的?”朱申平抿了一口茶,说道。

木迟扶着脑袋,心里算着时辰也该到了,一边回答说:“若不这样,说不定魏东海还舍不得他那些买卖,若是这样,魏东海一人之力想要达到我的预期可能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朱申平心里一琢磨,这是要我让出青山城的利益,若是借了人,魏东海的买卖肯定能够吃到一块,但是青山城的根基可能会因此动摇。

低头思考一会儿,朱申平笑眯眯地问道:“还不知道公子给魏东海的买卖是什么呢,也不知道他那样的蠢猪分不分得清买卖好坏。”

打哑谜,朱申平这打哑谜的恶趣味……

木迟知道,朱申平的意思就是能够打动他,他就给借人了……

“我给他了几套丹方,低到炼体,高到离神。”木迟心里有些着急了,如果还借不到人,和他预想的时间就会错过去了。

同样地,朱申平现在也有些着急了,丹药!

只要有修炼的地方,就有丹药,而且,这个世界最富有的不是做买卖的商人,也不是凡尘里的皇家,而是那群有通天彻地之能的修炼者。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他想把魏东海踢出去。

“公子,魏东海不过一个好吃的胖子罢了,这么大的担子,累垮他那身肥肉怕是也做不好吧,不如交给朱家,若是公子愿意,朱家也有那个魄力举族搬离青山城。”

“朱家主,原来你也有这么一面啊。我还以为你能够把所有欲望都藏起来的,区区一个丹方你就按捺不住了吗?这买卖非魏东海莫属,而且我已经让魏东海把丹方记下来,余本已经销毁了。你若是愿意借给我人马,我就让你分一杯羹,这天下的买卖是做不完的!你能明白吗?”木迟说完就站起来,等待朱申平最后的答复。

朱申平原本激动的神色在木迟这番话中慢慢散开,又恢复成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笑容在空中碰撞,两只手相握,只听见有人说:“多谢提携!”

……从朱申平那里借来了一百个人,其中八十个会算术、有一定贸易资质的青年,还有二十个引气后期的修士。回想起朱申平那张一半扭曲的脸,木迟就觉得好笑,短短几天,朱申平在他这里就破了两次工。

待到朱家大门口,木迟吩咐道:“一个修士带四个商客,分批散开走,一个时辰后到城门口等我。明白吗?”

“诺!”回应一声,朱家人迅速分成二十个小队,散开了。

而木迟转身就走出去了。

“现在的事情就是吩咐魏东海一些事情,就可以让他出发了。还好这胖子没有家属,不然凭他的脑子,要想把这出戏演下去怕是有难度。”

左拐右拐,木迟拐进了“二小姐街”,也就是林繁专属街道,只有在这里见面,才最安全吧。

一进来,木迟就看见一个胖子在向他招手,正是魏东海。

好胖子!居然收拾了一小车家当,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运到这里来的。

木迟见状,低声骂道:“你是猪脑子吗?你把这么大的东西带进来不怕被人发现吗?”

魏东海一脸憨相,在木迟面前,就属他最会装了。他晃了晃手上一个类似手表的东西,说:“公子,你看,我有这个——天道芥子,这可以储物的。”

天道芥子木迟知道,相传这是天道遗物,里面有须弥空间,可以存纳万物,想装什么装什么。就是有可能会丢,装到里面的东西有一定可能会消失,没有人知道是怎么丢了的。

有人传言说是天道拿去了,也不知道真伪。

“赶紧收起来,我两三句给你交代完,你就走。”

魏东海连忙点头。

“第一,你要迅速到临钺城,以最快的速度建立自己的体系,我去朱家给你要了一百个人,这就是你的班底。”

“朱家?朱家人都是吃肉的狼,这买卖这么大……”

“你别怕啊,我给你打理好了。第二点,要是有机会,把这一百个人变成自己的人,临钺城盛产修士,我需要你给我建立一支修士队伍。”

“公子,你不会想要坐那个吧?”

“滚犊子,小爷看不上那个。你给我记好了,还有最后一点,不管怎么样,自己的修为不要落下,就算是磕丹药,你也给我把修为撑上去。”

“得嘞。”

“这三件事,你要是有一件没做好,这后续的买卖你就交给朱家,反正朱申平也馋的很。”

“放心吧公子,我本事还是有点的。”

这个时候,突然听见了一个女声传来:“你们是干什么的,不知道这街道是林二公子的吗?难不成还有人到这里来幽会?”

木迟眼疾手快,转身就跑,魏东海也不含糊,看见木迟跑,他也跑。

这二人是从偏街口过来的,所以人少,不成想居然会遇到巡逻的女兵。

“魏东海,我既然把这买卖交给你了,那你就是有本事的人。别辜负小爷的一片苦心。”

前面是一个岔路,一条往城外,一条往富贵街。是时候和这胖子说分手了!

“公子保重。”

魏东海也不含糊,毕竟后面那个婆娘看上去一副不把他们抓到誓不罢休的样子,告一声辞,魏东海就朝城外那道跑去了。

还没跑两步,木迟就听见魏东海的声音,他居然又回来了?

木迟正要发怒,就听见那个胖子说:“公子,小的要事在身,没机会跟公子度新年盛典,提前祝公子万事如意!魏某,再次拜谢公子。”

说话间,魏东海居然跪了下来,木迟一时间愣住了……。

“狗东西快跑啊,那女人追上来了!”

“啊!”……